blog

马里兰州失去了大华尔街养老金赌博

<p>马里兰州加入了一个不太专属的俱乐部:各州已将养老基金转移到风险较高的华尔街投资中,并获得了低于中位数的结果</p><p>根据前投资银行家杰弗里·胡克(Jeffrey Hooke)和马里兰州公共政策研究所(Johnson Walters)的约翰沃尔特斯(John Walters)的一项新研究,马里兰州400亿美元公共养老基金的表现不佳,使得仅在2014财年,国家纳税人的未实现回报超过10亿美元</p><p>马里兰州的数据落在关于公共养老金体系是否应继续将退休人员资金转入私募股权基金,对冲基金,风险投资公司和房地产的激烈辩论中</p><p>近年来,养老金官员已将更多资金转移到这些所谓的另类投资上,而低风险且不太复杂的投资则以较低的费用投资,如共同基金和股指基金</p><p>上周,美国最大的公共养老金体系CalPERS(加州公共雇员退休系统)宣布决定放弃所有对冲基金,以及该国第六大养老基金 - 德克萨斯教师退休系统,削减对冲基金拨款</p><p>这些举措是在传奇投资者沃伦巴菲特敦促旧金山养老金官员避免投资替代品之后</p><p>此前,新泽西州,罗德岛州和北卡罗来纳州的公共养老金体系在对替代品进行重大投资后已经实现了低于中位数的回报</p><p>在马里兰州,官员们已经推动增加养老金体系的替代投资组合</p><p>彭博社2013年报道称,该州“将私募股权,对冲基金和房地产的持股量从2008年的14.6%增加到其投资组合的约29%</p><p>”根据前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高管沃尔特斯和胡克(Walter and Hooke)的说法,这一转变恰好与马里兰州公共养老金体系的低于中位数的回报相吻合</p><p>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随着该基金的相对表现下降,其华尔街的资金管理费用已经上涨,”报告称</p><p> “仅在2014财年,马里兰州养老基金向华尔街基金经理支付了大约3亿美元的费用</p><p>根据该基金的年度财务报告,过去10年来,这些资金管理费用超过15亿美元</p><p>这个高价的建议导致10年回报率低于中位数32.2亿美元(扣除费用)</p><p>“如果该基金与全国公共养老金体系的中位数回报相匹配,“该州本可以为8万名贫困儿童提供40,000美元四年制大学奖学金,”胡克和沃尔特斯写道</p><p>马里兰州转向另类投资的同时,证券和投资行业向民主党州长马丁奥马利(Martin O'Malley)提供了超过29.2万美元的竞选捐款,后者任命马里兰州养老金体系的董事会成员</p><p>副新闻报道称,私募股权增长资本集团是由O'Malley共同创立的501(c)4集团的财务支持者</p><p> 5月份,“养老金与投资”杂志报道称,马里兰州州长任命了一家名为The Rock Creek Group的另类投资公司的董事总经理,负责领导退休政策的国家工作组</p><p>与此同时,马里兰州养老金体系的首席投资官最近被任命为美国财政部高级职位,负责监督公共养老金政策</p><p> 2013年,共和党州代表Steve Schuh推动立法减少国家对替代品的投资,但该法案没有通过州立法机关</p><p>胡克已在立法机关作证,支持将更多养老金转入低收费股票指数基金</p><p>他的报告总结道:“消除积极的管理者,出售另类投资,

查看所有